创新研发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创新研发 >

深企康泰生物研发投入比例连续三年下降 销售费用占营收一半

来源:http://www.ukanshop.com 责任编辑:环亚娱乐ag88 2018-10-20 14:52

  南都讯 记者黄玮 黄玉凤一篇名为《疫苗之王》的网络文章在这个周末刷屏整个朋友圈,让长生生物(002680.SZ)疫苗事件继续发酵,位于深圳、被称为最大的乙肝疫苗上市企业康泰生物和其实控人杜伟民亦被推上风口浪尖。企业从2008年实控人杜伟民买进时估值6亿元,后在上市之际达到138亿元,直至现在的400亿元。

  深圳康泰生物制品股份有限公司(300601.SZ,以下简称“康泰生物”)成立于1988年8月,是深圳市首批高新技术企业之一,主要从事生物制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2008年,康泰生物进行战略性资本重组,注册资本3.57亿人民币。自1994年投产以来,公司累计生产销售重组乙型肝炎疫苗近2.4亿人份。

  除了揭露不良奸商偷工减料、弄虚作假、逃避监管,疫苗抗原含量低等问题,《疫苗之王》一文还指出,康泰生物实控人杜伟民等人当年以较低的价格从国有股东手里购买到疫苗公司股权,并指出,杜伟民此前运作的延申生物也曾涉嫌狂犬疫苗生产造假。

  对于文章中的指控,康泰生物的董秘苗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文章提到的细节是很早之前的事情,康泰生物和长生生物之间的业务关系在十年前就已经结束,两者现在没有任何业务联系,他表示对实控人目前关系并不清楚,但这个不能作为讨论的依据。在此基础上,他认为文章在此时探讨康泰生物与长生生物实控人之间的关联,是一种“蹭热点”行为,该文通过情绪化的表达煽动了公众对健康、生命的关心,影响中国的免疫接种。

  同时苗向在朋友圈发文表示,对于民众盲目担忧情绪的应对,最好的办法是药监局尽快公布长生生物狂犬病疫苗事件的调查结果,披露处置该公司的百白破疫苗质量问题的过程,善后措施和结果。否则任由媒体不专业的报道和民众猜疑,很容易造成一场怀疑用药安全的风波。他说,不能因为某个行业的一个公司有问题,就进而判断整个行业或者影射整个国产疫苗都有问题,长生生物的事件是一个个例。

  他称,康泰生物是国产疫苗的一面旗帜,这么多年,没有出现过疫苗安全质量事故。

  尽管苗向对外称,康泰生物这么多年,没有出现过疫苗安全质量事故,但值得关注的是,企业上市前后,其疫苗的质量问题实际上一直备受监管层和业内关注。

  据《疫苗之王》一文,康泰和杜伟民在2013年年底迎来了最大危机。在十天时间里,共有8名新生儿在接种康泰的乙肝疫苗后死亡。一个月后,食药总局和卫计委的调查显示,所有的婴儿死亡为偶合性死亡,疫苗质量没有问题,向康泰生物归还生产证书。

  值得关注的是,虽然风波已然过去,但在企业申请IPO的时候,监管显然也对一家“有前科”的企业抱着更为审慎的态度。

  在康泰生物上市前夕,即2016年年底,在其创业板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申请文件的反馈意见中,针对2013年的事故,中国证监会要求企业具体分析并说明发事件进展情况,如目前与接种者、各级疾病预防控制机构和接种单位、经销商、推广商等之间是否存在纠纷或潜在纠纷等问题。同时,结合乙肝疫苗产品的销售及其变化情况,证监会也要求康泰生物披露事件对其报告期财务状况、经营成果的具体影响,并判断其对企业未来乙肝疫苗产品的销量、收入持续增长是否存在重大影响,以及预测未来若干年是否存在类似经营风险。

  此外,无独有偶的是,杜伟民此前控股的江苏延申生物也曾因为疫苗质量问题陷入困境。2009年12月3日,国家药监局发布公告,江苏延申生物生产的狂犬病疫苗存在问题,并责令其停产。

  证监会对此也要求康泰生物在上市前说明杜伟民与江苏延申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历史渊源,并结合江苏延申生物的主营业务、提供的主要产品和服务,说明发行人的主要业务、产品、技术、人员是否存在来源于江苏延申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情形。

  自成立以来,康泰生物的股权转让一直都是比较频繁的状态。在企业上市前的早期阶段,这家深圳老国企的股权转让主要是发生在机构与机构之间。

  1992年:深圳广信、国原投资、香港广信出资设立康泰,各持股33.33%。

  1993年:深圳广信将其持有康泰生物 18.33%的股权转让给国原投资,香港广信将其持有康泰生物 8.33%的股权转让给国原投资。

  1996 年:国家开发投资公司将康泰生物的 60%股权交由其全资子公司国投兴业管理

  2001 年:深圳广信、香港广信分别将其持有的康泰生物 15%、25%的股权转让给国投药业;国投药业将所持康泰生物 25%的股权转让给立新国际。股权转让完成后,国投药业持股75%,立新国际持股25%。

  2002年:康泰生物实行股份制改造。国投药业将所持康泰生物 75%股权中的 51%无偿划转给国家开发投资公司;立新国际向上海华瑞转让其持有康泰生物 25%的股权;国投药业将康泰生物 24%的股权中的 11%、5%、5%、3%分别转让给北高新、湖南高科、交大昂立、上海华瑞。

  2006年:国家开发投资公司将康泰生物 51%的股份无偿划转给国家开发投资公司的子公司国投高科。

  康泰生物的《公司总裁办公会议纪要》(第18 期)显示,“由于康泰生物产品单一、缺乏独有专利技术,企业市场竞争力逐年降低,康泰生物亟需通过重组丰富产品线,扭转研发和营销方面的劣势,会议原则同意优先选择民海生物作为重组对象。”

  双方评估价值作价,通过增资方式置入康泰生物。当时,民海生物评估价值为 2.95亿元,深圳瑞源达、王峰、郑海发以其合计持有的民海生物 100%股权作价 2.43亿元出资,其中 1.82亿元计入注册资本,剩余计入资本公积。该增资扩股完成后,康泰生物注册资本由1.75亿元变更为3.57亿元,总股本亦由1.75亿股变更为3.57亿股。

  值得关注的是,深圳瑞源达持有民海生物76%股权(1.84亿元),计算下来,深圳瑞源达持有康泰生物38.75%股权,成为康泰生物的第一大股东。而杜伟民就是深圳瑞源达的实控人。

  有媒体报道称,评估报告显示民海生物处于建设期,大量资产处于在建工程状态,生产形成后盈利能力将得到巨大释放。然而,民海生物自成立至2008年4月,只有2006年实现营收8.5万元,其他年份均处于无营收状态。而康泰生物2004~2007年的营收分别为1.34亿元、1.33亿元、9879万元和1.06亿元,实现净利润分别为4020万元、3017万元、1811万元和3707万元。

  换而言之,尽管民海生物营收低微,但是深圳瑞源达以其所持民海生物股权增资康泰生物,在不用掏腰包的情况下成为康泰生物的第一大股东。杜伟民亦以此成为疫苗龙头企业,并成为第一大股东。

  而后,原股东纷纷退场,瑞源达接盘。瑞源达最高持有康泰生物79.93%的股份之后,瑞源达开始转让股权进行套现。2009年,在康泰生物重组之际,作为瑞源达的实控人,杜伟明豪揽康泰生物股权比例超过76%。截至2017年年底,青海黄南州展开夏日消防宣扬活动。杜伟民持有康泰生物54.46%股份。

  南都记者查阅康泰生物年报发现,2016年,企业报告期内营收5.52亿元,销售费用2.19亿元;2017年,企业营收11.6亿元,销售费用6.15亿。两年来,销售费用几乎占去总营收的一半。对此,康泰生物在年报中解释,这一情况主要是销售模式转变为直销模式,计提销售服务费增长及增加股权激励摊销所致。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康泰生物的研发费用占比已经连续三年下降,2017年报告期内,研发费用大约1.2亿,占比10.27%。

  1963年出生,中国国籍,持有香港居民身份证以及拥有加拿大永久居留权,暨南大学高级工商管理专业硕士。

  1995年2月至1999年12月,任长春长生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销售经理。

  2003年6月至2009年5月,任常州药业延申生物技术有限公司 董事、副董事长。

在线客服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